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1966年,江青说陶铸是国民党,陶铸大怒:按你这么说,毛主席也是

时间:11-1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6

1966年,江青说陶铸是国民党,陶铸大怒:按你这么说,毛主席也是

1966年5月4日至26日,中共中央在北京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,在此次会议上,中央决定调中南局第一书记陶铸进京,出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,兼任中宣部部长。陶铸陶铸之所以能够得到如此重用,离不开毛泽东的赏识。红军时期,陶铸就曾在毛泽东的领导下做地方党的工作和兵运、民运工作,并立下了很大的功劳,毛泽东对他评价很高;陶铸的理论水平也很高,在领导干部中以善于写作而著称;更重要的是,陶铸是个敢于直言的人,不但有自己的独立见解,而且敢于提不同意见。所以毛泽东在刚有发动“运动”的打算时,就决定把陶铸调到中央来工作。此次会议结束后,陶铸对妻子曾志说:“毛主席要调我去北京工作。”曾志问:“让你去北京做什么?”陶铸低声说:“中宣部部长。”曾志有些着急地说:“你做中宣部部长不太合适,宣传部长要有很高的理论、文化和文字水平,你胜任不了。”陶铸叹了口气说:“我还要担任中共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文办主任,辞是辞不掉的。为这事,我已经考虑了很久,也想了很多,不过中央既然已作决定,那就去吧!”陶铸和曾志陶铸进北京后,又在同年8月的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文革小组顾问,成为了中共中央的第四号人物。此时陶铸分管的范围非常广,文化、教育、理论、宣传部门都归他管,而这些部门正是“运动”中首当其冲的,陶铸实际上已经处于风口浪尖上了。陶铸刚到中央工作时,是坚决拥护“运动”的,但一段时间以后,他感到越来越不对劲了,他开始对“运动”产生了怀疑和不理解,在行动上也开始抵制一些过“左”的行为。这年9月,周恩来与陶铸商量后,决定尽快制定关于工厂、农村进行“运动”的有关规定,重申工厂、农村原则上不开展“运动”,以保证工农业生产的正常进行。周恩来还要求陶铸组织起草一篇强调革命不能影响生产的《人民日报》社论,陶铸马上执行了,但他的行为却引起了江青的不满。陶铸早在延安时就认识江青,建国后两人就更熟悉了,因为江青每年冬天都喜欢去广州疗养,有时一住就是小半年。江青怕风、怕声,喜欢耍“夫人”派头。陶铸却不理会这些,他在和江青见面时,照样山摇地动地从楼道走进走出,大声说话、谈笑。江青曾对陶铸说:“你不该压制曾志。”陶铸却回答说:“你不也给主席添了不少麻烦?”江青那时的陶铸只把江青看作一个女人,江青也只将陶铸看作看成一个十足的男人,也正因为如此,对陶铸的冒犯,江青无可奈何地容忍了。但现在不同了,江青已经是中央“文革”小组的副组长,面对陶铸的不合作,她不会再忍了。不久以后,在一次中央的碰头会上,江青怒气冲冲地指着陶铸说:“用生产压革命,真是岂有此理。你们下文件,发社论,叫农村、工矿不要革命。把以前的文件都收回来!”陶铸严肃地说:“那是中央的决定,我个人没有这个权力。””陶铸江青竟然跳了起来,对着周恩来大吵:“总理,你可要说话,这是什么态度?你现在就说,那些文件收不收?”周恩来反问道:“生产搞乱了,那我们去喝西北风吗?”江青更加生气了:“你总是生产、生产,你只要生产,不要革命!”周恩来正色道:“不搞生产,不搞建设,人民吃什么用什么?”江青哑口无言,气得撒泼而去。“运动”开始后,刘少奇、邓小平已经处于挨整的地步,但在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上,他们二人仍然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。1966年的国庆节,刘少奇和邓小平仍然作为中央领导人,登上了天安门城楼参加观礼,宣传部门的一些领导却故意调整角度,不把毛泽东和刘少奇的照片拍在一起,不拍邓小平的照片。这天陶铸在审查国庆观礼的新闻照片时,发现没有邓小平的照片,他很不高兴地说:“小平同志现在还是中央政治局常委、中央书记处总书记,怎么可以没有他的照片呢?”陶铸最后在陶铸的指示下,新华社进行了“技术处理”,在天安门城楼上的领导人照片之中,隐去了一位领导人的头像,换上了邓小平的头像。这就是著名的“换头术”事件,后来也成为了江青攻击陶铸的一大“罪状”。尽管陶铸多次顶撞江青,但江青还是想尽力拉拢他。不久以后,中国社会科学院一个叫吴传启的编辑在学院里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,攻击院党委。吴传启也由此被江青看中,江青认为他是“革命左派”,并且有意把他提拔为中国社会科学院的领导人。为了达到这一目的,江青去找陶铸,要陶铸去中国社会科学院发表公开讲话,“封”吴传启为“革命左派”。陶铸经过调查后,得知吴传启解放前是国民党蓝衣社特务机关报《大刚报》的主编,还是国民党党员,解放前夕才加入中国共产党,他认为这样的人绝不能当“革命左派”。江青对陶铸的不合作终于忍受不了了,她直接攻击陶铸:“你说吴传启是国民党,你陶铸也是国民党!”陶铸听后大怒:“我是什么国民党,我是大革命时期共产党派我去参加国民党的,吴传启是真国民党。按你这样说,毛主席也是国民党!”毛泽东和陶铸、曾志江青从没受过这样的对待,她当场就哭了。从这时起,江青和陶铸彻底闹翻了。此后江青联合康生、陈伯达等人,多次到毛泽东那里告陶铸的状,还指使“红卫兵”冲击陶铸的住处。毛泽东对江青等人的行为很不满意,1967年2月10日,他在中央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上,严厉地批评了江青和陈伯达:“你这个陈伯达,你是一个常委打倒另一个常委!你这个江青,眼高手低,志大才疏。打倒陶铸,别人都没有事,就是你们两个人干的!”但随着形势的不断恶化,毛泽东也保不了陶铸了。从1967年1月开始,陶铸被幽禁在中南海的寓所内,江青下令增加警卫,而且要求陶铸身边24小时身边不许离人。但陶铸毕竟是一个久经风霜的无产阶级革命家,他的心胸是宽广的,面对非人的折磨,他处之泰然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陶铸还专门写下了一首诗,以铭其志:“性质”纵已定,还将心肝掏。苌弘血化碧,哀痛总能消。1969年11月30日,陶铸在合肥病逝,享年61岁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,党中央正式为陶铸平反昭雪。10年后,陶铸的骨灰由曾志母女安葬在广州白云山,墓碑上镌刻著名画家吴作人手书“松风”二字。中央为陶铸举行追悼会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